国产亚洲精品高清视频免费

    1. <center id="ukujs"><em id="ukujs"></em></center>

      <center id="ukujs"><small id="ukujs"></small></center>
    2. <center id="ukujs"></center>

      1. 返回上一頁

        泉州地震,2020年地震預言

        提問時間:2020-04-29 14:33:06
        共1個精選答案
        一水 2020-04-29 14:33:06
        最佳答案

        四條資料都表明府學欞星門在萬歷三十五年至三十七年之間曾修理過一次,而具體時間及具體原因則互有不同,需要進行考證。第一說認為是1607年農歷八月間受颶風破壞的。第二說認為是1609年受地震破壞的。第三說沒有說明原因,只說在1609年修理。查第一說包括洛陽橋、東岳廟等在《府志》、《縣志·祥異》編的綜合記載同樣都說是1607年農歷八月間受颶風破壞的,而我們考據碑刻,才知道洛陽橋、東岳廟實是受1607年秋地震颶風破壞。準此推斷,欞星門實是受1607年秋地震颶風破壞。準此推斷,欞星門也是地震時受颶風所壞的。第二說雖記載是地震所致,時間卻說在1609年的地震。湊巧1609年農歷五月六日泉州還有一次“門戶搖動有聲”的余震,那么,到底欞星門是受這次余震破壞,還是受1607年地震破壞呢?應該查個明白。據“姜志禮,萬歷三十四年(1606年)任”(《府志》卷二十六《文職官》上)和“張應泰……萬歷壬辰三十六年(1608年)以南駕部升知泉州府”(《府志》卷三十《名宦二》)兩則資料來看,姜志禮當泉州知府的任期是1606年至1608年首尾三年。但1609年冬立《重修洛陽橋記》石碑仍以“泉州知府”署銜的姜志禮,文獻記載已于1608年升任廣東副使離泉,一年后因公要去北京,特地經過泉州,并仿照北宋太守蔡襄首建的洛陽橋在離任后一年再過該橋立了一塊著名的《萬安橋記》之例,而立了此碑。如果府學欞星門是在1609年的余震中倒塌的,姜志禮已離泉州知府之行,便不可能列名修理。所以第二說應是誤記,把萬歷三十五年錯記為三十七年。第三說既知道是1608年修理了欞星門,雖沒有明確說為地震所壞,可以推測應是前一年即1607年秋地震中倒塌的,修欞星門的知縣李待問同樣也列名修理過因1607年地震損壞的清凈寺。明建清修的欞星門是一座一列五開的建筑,1974年遷建在開元寺內,遷建前還很牢固。如果當時沒有強烈的地震,一下子就倒塌是不容易的。 泉州城從東北向西南的雉堞幾乎都倒塌了。街上巨大的石牌坊也部分倒塌1.“(萬歷三十五年)壞……石坊……北門城樓自東北抵西南,雉堞傾圮殆盡”(《府志》卷七十三《祥異》)。2.“(萬歷三十五年)城中石坊驅倒六座,……北門城樓半圮,城自東北抵西南,雉堞窩鋪傾圮殆盡”(《縣志》卷十五《雜志》)。3.“上御極之三十五年丁未,地大震,城垣坊剝,胥就頹”(姜志禮《重修洛陽橋記》碑)。4.“萬歷三十五年秋地震……其他雉堞壇遺 ,以次繕治”(《府志》卷三十《姜志禮傳》)。5.“萬歷三十二年地震,樓鋪雉堞多圮。副使姚尚德、知府姜志禮復繕治之。城舊有用磚處,至此盡易以石”(《府志》卷十一《城池》)。6.“萬歷三十二年十一月,地大震,樓鋪雉堞傾圮殆盡,副使姚尚德、太守姜志禮請帑金修復,委生員詹仰憲千戶張振宗董其役,旬日告成。城舊有用磚處,至此盡易以石”(《縣志》卷二《規制志·城池》)。六明代萬歷年間的泉州城是一座周圍約30里,城墻高2.6丈,城基寬2.4丈,有7個城門,城門上都有門樓,還有140個窩鋪,多用花崗石砌筑的宏偉城池。這樣牢固的建筑物,在一次地震中竟然“樓鋪雉堞多圮”,地震強烈可想而知。還有泉州的石牌坊,從前櫛比鱗立,非常壯觀,都用大塊的花崗石榫接而成,在地震中竟然也“驅倒六座”。城垣與石坊的損壞程度,確屬嚴重。然而,城坊的破壞是1604年地震或1607年地震所致,上述資料各執一說,誰是誰非,應加以辨定。我們認為是1607年秋大地震造成的。其理由之一,在文獻與碑刻記述不同時,文獻可能有印刷錯字,也可能抄錄錯誤,碑刻則由當時的當事人所立,不致錯誤,應以姜志禮《重修洛陽橋記》碑“丁未(1607)地大震,城垣坊剝,胥就頹”之句為主據。理由之二,如果是1604年地震,那時姜志禮尚未任泉州知府。城垣破損是國防大事,泉州在嘉靖年間又屢受倭寇侵擾,教訓猶新,不可能城墻破損被擱數年后再修,應該立即搶修,以策安全。所以把城墻記為1604年地震破壞,1606姜志禮上任后才修理,難以成立。理由之三,查1607年地震后所有修繕工程,姜志禮都委詹仰憲主持,看來詹是當時的總工程師。城墻也是詹仰憲經辦修繕的,并且于短時間內即“旬日造成”,而經費是“請帑金”,即由國家批準撥款。這些更可以證明明王朝對修城的重視,不可能倒塌而任其荒廢了兩年后再修。所以城垣石坊都是1607年秋天地震時破壞的。 開元寺及其附屬建筑也受1607年地震的影響開元寺東塔(即鎮國塔)在1604年大地震中受損情況已見前述。未見開元寺在1607年大地震中受損的記載,原因在于1606年曾經及時加固一次。據詹仰庇《開元寺修東塔記》說:“萬歷甲辰(1604年)地大震……度材鳩工,葺釁飭壞,計易榱石百有二,捐銀一百九十兩有余。經始于萬歷丙午(1606年)正月,告成于八月”。紫云大殿是開元寺的主體建筑,始建于唐代,明洪武永樂年間(1368~1424年)曾重建。大地震前有兩次重修,一在萬歷二十二年(1594年)“檀樾率寺眾同修”(《開元寺志·建置》);另一次在萬歷二十八年,據泉州文管會收藏的當年農歷八月刻石的黃鳳翔《重修開元寺記》石碑稱:“年所歷,日就頹毀,檀樾裔孫憲付同安黃君斥資鳩眾,稍稍修葺之。而紫云大殿工巨費繁,力寄群緣,勢難獨任也?!舶碎喸露じ婵??!笨梢娫?604年及1607年兩次強地震前的十年左右,紫云大殿已經兩次重修了,其中一次還是工巨費繁的大型修建。修建后應該比較牢固的,但是,到了1637年即崇禎十年丁丑,忽然又全部重建,《開元寺志·建置》說:“崇禎丁丑,大參曾公櫻、總兵鄭公芝龍重建,殿柱悉易以石,壯麗視昔有加矣?!弊显拼蟮钪鞋F存鄭芝龍在重建時所鑄紀年鐵香爐,證明此次重建確有其事。為什么在一次工巨費繁的大修理之后僅隔三十年,就需要全部重建?除了它的損壞程度加速外,別無解釋。這三十年中紫云大殿并無火災、水災、兵災的情況發生,而資料上又無直接記載因地震突然倒塌。我們認為,紫云大殿在新修后遇到1604年和1607年泉州兩次強地震而加速其損壞程度,以致相隔不久就非重建不可,這個推測如可成立,那么,1607年強地震對開元寺建筑物的損壞程度,便可想而知了。1607年泉州地震的旁及地區,由于我們所處局部,因而至今還沒有弄得太清楚。為此,除《泉州府志》、《晉江縣志》的記錄外,我們還初步翻閱了《永春縣志》、《德化縣志》、《仙游縣志》的《祥異》編(明代永春、德化屬泉州府;清代泉州府只領晉江、南安、惠安、同安、安溪等五縣,所以乾隆《泉州府志》只記這五縣的事)既無1607年的資料,也無1604年的資料。但從建筑物來看,下列三條資料可能與地震有關,我們不敢斷定,姑提供參考:1.安溪龍津橋“萬歷三十五年知縣王賢卿仍造于龍津故處,后圮于水”(《泉州府志》卷十《橋渡·安溪縣》)。按安溪雖為多地震區,但橋梁多跨騎狹谷,時受山洪沖垮??墒?,這次1607年改造的龍津橋,從時間來說與泉州地震同時期,卻無明確記戴其“圮于水”是地震之故,或許是淫雨山洪所壞也未可知。2.同安便安橋“萬歷三十五年通判陳欽福修,復圮,邑人陳廷佐重修”(《泉州府志》卷十《橋渡·同安縣》)。從時間來說,便安橋正是1607年修的,但未知是地震前或地震后。3.永春縣學宮的尊經閣,“經始于丁未十一月十日,明年秋七月告成”(《永春縣志》卷七·《顏廷榘尊經閣記》)。永春尊經閣的興建正是在1607年秋泉州強地震之后的。從上述等八個方面的資料進行判斷,1607年泉州發生強地震的時間在秋天的農歷八月二十八日即公歷10月18日,泉州的大型建筑物因此幾乎受損壞。

        自從唐山,汶川,玉樹地震后,各個城市紛紛表示自己才是李四光預言會大地震的第四個城市。好像恨不得自己家鄉迅速通過多災來興邦。所有文章的開頭都是“地質學家李四光早就預測到了中國有四個地方會發生地震,唐山、汶川、玉樹都應驗了,還有一個地方沒有發生,就是在XXX”李四光老先生好忙啊……據此可以認為,新一次大地震發生后(這個不是在詛咒自己的祖國,而是從時間上講必然會發生的事情)又會有無數的城市宣稱自己是李四光老先生預言的第五個必然會大地震的城市(李老先生,您太辛苦了……)從地理上講中國的沿海城市都處在環太平洋火山地震帶,是地殼運動活躍的地區。按照地震監測地底下每天都是幾百個小地震,小到人類無法感知。這是地殼能量釋放的途徑。如果哪天這些小震都沒有了,那可能真的在醞釀大地震,板塊運動的能量積聚爆發……不知道這樣解釋你滿意么(⊙_⊙)?問題補充:泉州是不會地震的。 泉州怎么會地震呢?不會的。 這個問題擔心。 大概倆年后吧 近幾十年是不會地震的如果能預知地震發生的時間,那就不會死傷那么多人了。這個問題可以不用問了。等震了我就告訴你

        国产亚洲精品高清视频免费

        1. <center id="ukujs"><em id="ukujs"></em></center>

          <center id="ukujs"><small id="ukujs"></small></center>
        2. <center id="ukujs"></center>